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民国奇人 > 第九十二章 往后余生
    吴淞口码头,前来送行的人们有一部分人都已经离开了,但还有另外一部分人,却选择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便是这样,有人走,有人留。

    后世有一个非常有名、还得过诺贝尔奖的大作家,叫做莫言,他在著作《蛙》里面曾经说过一句话,叫做:“你是不是以为人人都在盯着你?其实,各人有各人的烦心事,没人管你这档事儿。”

    世事纷扰,各种麻烦,能够过来送行,已经算是很不错了,至于关系一般的,未必能够一直在这儿等着。

    但,终究还是有人愿意等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不吃不喝,宛如“望夫石”一般,在码头上等着,等待着那个叫做甘十三的家伙,关于他的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而且这望夫石还不止是一个两个,而是一群。

    有人认识甘十三,有的人不认识。

    但他们都愿意等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,日头落下,月亮升起……

    当某种气息从远处传来的时候,场间许多人的脸上,都露出了惊悸的表情来,而更多的人,则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这是怎样的一种力量啊?

    虽说在场的大部分人,都知晓那半神的厉害,但总有一种小众的论调,觉得那半神也不过如此,只不过是吹得厉害而已,真正要计较起来,其实未必能有多强……

    当然,说这话儿的人,从来不敢当面讲,只是在背后嘀嘀咕咕。

    毕竟如果真的能说出这样大话儿来的人,说不定就会被人叫去,跟那凉宫御打上一场了。

    他们动嘴皮子还行,打架……

    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毕竟在内心中,他们也知晓,这个一举将日本扶持成当前这顶尖的东亚强国,震慑群雄无数,无一人胆敢吱声的家伙,其实是不可战胜的。

    更别提他们不知道的,关于南海陷空岛的陨落、以东海蓬莱岛的战战兢兢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没有印象的话,此时此刻,这气息跨越数百里,传递到这儿来,依旧如此惊心动魄,着实是让人为之惊骇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神仙手段啊?

    若是自己在现场的话,能够撑得过几招呢?

    一招?

    这般想着,那些人对于先前从码头上淡然离开的甘十三,心中不由得又生出了几分崇敬之情来。

    而随着那气息的奔涌不断,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一直到那巅峰之时,随后消泯,众人仿佛听完了一场高亢激昂的音乐会那般,感觉好像是落幕了,又隐隐有几分期待,想着似乎还没有完。

    有一些敏锐之人,总感觉这山河大地,似乎有了那么一丝的变化。

    但至于是什么呢?

    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如此一直等到了第二日清晨,那朝阳照常从东边的海面上腾然而起,终于有人忍不住了,却是找到了戒色大师,低声问道:“大师,看样子好像是打完了,不知道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戒色大师的脸色无比平静,淡然说道:“我也想知道一二。”

    王白山粗声粗气地问道:“要不然,我带着一些人,坐船出海,去瞧一瞧?”

    戒色大师摇头说道:“不必了,我已经安排了人去查看结果,大家耐心等待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,这才放下心来,耐心等着。

    不知道又过了多久,看着太阳渐渐西移,渐渐有人耐不住性子了,过来问戒色大师,戒色大师不动如山,淡定自若地说道:“再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陆陆续续,有好几拨人感觉到了绝望,于是开始离开,准备提前去布置行动了。

    但还是有一部分人,选择相信戒色大师,最终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直到小木匠出发的第二日傍晚时分,有一道白线从天际滑来,一直到了码头前,随后有一股水花喷涌,一个身穿碧绿色长衫的少妇爬到了岸边,朝着人群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仿佛雕塑一般,一直没有怎么动弹的戒色大师,在这个时候动了。

    他几乎顾不得佛法大家的脸面,一路小跑地来到了那绿衣长衫的俏丽少妇跟前来,焦急地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少妇横了他一眼,骂道:“你这个没良心的,老娘差点儿都没命了,你也不问一句?”

    大和尚这才发现对方嘴唇乌紫,脸色惨白,身上好几处都有伤痕,看着颇为狼狈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这才问道:“你没事吧?怎么受的伤?”

    这少妇,却正是东海大妖达摩月。

    她瞧见戒色大师身后,已经围过来一大群的人,知晓兹事体大,没有继续卖关子,直接说道:“我晓得你们想要知道结果,便直接告诉你们吧——凉宫御死了!”

    死了?

    众人听了,面面相觑,感觉这个消息,着实是有一些让人惊讶。

    那横行一世,随便挑出一个徒弟来都能够吊打无数,天下间仿佛无人能敌的半神凉宫御,居然死了?

    他可是半神呀!

    那家伙既然修得半神之体,想来也跳出了凡人之外,又怎么可能会死去呢?

    面对着众人的质疑,达摩月很是认真地说道:“你们放心,我没有再撒谎,我是亲眼瞧见的——我赶到那岛上的时候,瞧见日本人的援兵先到了,那帮人抬着凉宫御的尸体离开了,如丧考妣一般……我虽然没有亲自验证,但尾随一路,基本上能够判定,凉宫御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甘墨人呢?”一直淡定沉稳的世家贵公子尚正桐忍不住打断了她的描述,着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纷纷发问:“甘十三人呢?”

    凉宫御既然死了,说明他落败了。

    但他既然落败身亡,那为什么还能够容许那帮日本人将尸体带走呢?

    甘十三他当时,在哪儿呢?

    众人满心疑惑,齐刷刷地望着达摩月,而达摩月面对着一双双满怀期待的目光,却低下了头去。

    良久,等到有人催促她的时候,她才沉声说道:“甘墨他……恐怕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好几个人都忍不住惊呼起来,毕竟确定了凉宫御的死讯之后,大家对甘十三的存活,已经抱着很大的期待,但怎么会是这样的下场呢?

    达摩月甚至还感觉到了一丝杀气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杀气,却是来自于一个看上去颇为清秀的少女。

    那少女的眼神空洞,里面泛着一股冰冷的光芒,很是吓人。

    达摩月叹了一口气,说:“虽然我也不想这么说,但事后我找遍了整个岛屿,都没有瞧见他的人影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反驳道:“不在岛上,或许去了别处呢?你们不是开着船过去么?”

    达摩月苦笑着说道:“船?当时的战斗,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有多激烈,方圆几十里的海域,生物灭绝,那船早就成了碎片去——你们以为我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,就是在到处找寻甘十三的踪迹,但可惜的是……我找遍了整个海域,都没有任何的踪影,想来他应该是与凉宫御同归于尽了去……”

    凉宫御是半神之躯,故而即便是死了,也还能够留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至于甘十三,他或许真的就在那激烈的战斗中,灰飞烟灭了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事儿,众人都有些默然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一想,甘十三能够将那恐怖的凉宫御同归于尽,已经是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期待。

    他都已经超额完成了任务,还能苛求什么呢?

    众人皆陷入了沉默之中,甚至还有人低声抽泣起来,而那个怒气冲冲、盯着达摩月的少女猛然一挥手,却是将那坚固的码头,直接拍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来。

    随后左右的一大片区域,都坍塌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少女双目赤红,仿佛要吃人一般,足尖一点,人便飞掠而出。

    戒色大师瞧见,大声喝道:“不可。”

    他却是飞身而走,过去阻拦那少女做傻事去了。

    戒色大师一离开,码头上的众人都再无停留心思,于是纷纷离开,想要赶紧将这消息,传到江湖上去。

    王白山瞧见尚正桐匆匆离开,不由得讥讽地说道:“怎么,外患已除,又准备对内动手了?”

    尚正桐脸上满是悲恸之色,竟然还有泪光泛起,显然正是伤心之时。

    他瞥了满脸挑衅的王白山一眼,没有说话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王白山本来满心恼怒,想要找人打架,瞧见尚正桐居然不理他,顿时就有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,空荡荡的,左右打量一眼,却瞧见那茅山的李道子脸色淡然,好像并没有听到这些消息一般,无悲无喜的样子,忍不住走上前去,拱手问道:“符王,十三与你关系很是不错,怎么看你这样子,一点儿都不伤心啊?”

    他与李道子关系还算不错,所以说话倒也直接。

    李道子瞧了他一眼,神情古怪地说道:“他又没死,我何必悲恸?”

    没死?

    王白山一下子就来了精神,赶忙问道:“他没死?你是如何知道的?你与他之间,难道还有什么私底下的联系不成?”

    他着急地问道,然而这回那李道子却没有给他太多面子,淡淡地瞧了他一眼,也不言语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李道子走了,他身边的小陶和萧明远也都离开。

    瞧见茅山宗的态度,王白山眯眼打量着这几人的背影,又看向了远处的海域,眼睛下意识地眯了起来,似乎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而当夜幕降临之时,在远处的一片滩涂中,不知道在此矗立多久的顾白果耳朵微微一动,随后看向了不远处的芦苇荡。

    那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,随后有一个身影出现,深一脚浅一脚,颇为狼狈地朝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很快,浑身湿淋淋的小木匠,出现在了顾白果的面前。

    顾白果看着这个嘴唇冻得青紫的男人,往前走了一步,张了张嘴,不知道为什么,满心的关切,却变成了埋怨和责问:“为什么去了这么久?你莫不是去看那位苏小姐了吧?”

    小木匠尴尬地赔笑,说道:“怎么可能,她在大洋对面的美利坚呢,我可去不了那么远……”

    顾白果有些蛮不讲理地问道:“也就是说,要是能去,你便去了?”

    小木匠听到她这般责问,知晓讲道理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于是他走上了前来,伸出双手去,将眼前这个浑身都在颤抖的女人,紧紧拥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道:“不去,我哪儿也不去了,就陪着你,天荒地老,如何?”

    这朴实的情话儿,让一直紧绷着的顾白果瞬间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她使劲儿抱着面前的这个男人,忍不住地放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边哭,一边抱着小木匠,生怕一松手,对方就如同那虚幻的七彩泡泡,瞬间就飞走了一样。

    而小木匠则被搂得有些胸闷,苦笑着喊道:“别,别,我现在一点儿修为都没有了,你再搂一下,我就没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为了表达自己所言非虚,他甚至还吐出了舌头来,双眼还故意翻了白。

    顾白果情绪宣泄过后,回归了正常。

    她吐了一下舌头,赶忙将小木匠放开,随后说道:“那边的人,你不去跟他们打个招呼么?”

    小木匠摇头,说道:“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顾白果有些不解,问: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那边有许多人,都是小木匠的至交好友,而且对小木匠无比的关注。

    他既然回来了,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?

    小木匠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算了吧,一代人又一代人的责任,我做完了我的事情,现如今废人一个,与其告诉他们,还不如让那备受敬仰和期待的鲁班圣手甘墨,随风而逝吧——希望那个名头,能够激励一代人前行,不负这一身业技……”

    顾白果听得似懂非懂,犹豫了一会儿,问:“那姐夫,我们该去哪儿呢?”

    小木匠听了,哈哈大笑,随后使劲儿拍了一下她的屁股,故作恶狠狠的模样,说道:“你是不是讨打?都到现在了,还叫我‘姐夫’?”

    顾白果犹豫了一下,试探性地问道:“那……爸爸?”

    这称呼听得小木匠老脸一红,尴尬地说道:“你叫我十三哥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白果甜甜地应了一声:“哎,好呢!”

    小木匠想了想,有些彷徨地说道:“我现如今,真的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木匠了,你还看得上我么?”

    顾白果满眼情意地打量着这个男人,甜甜地笑道:“往后余生,我保护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轮圆月,悬空高挂。

    彩云点缀天边。

    飞鸟掠过。

    青草相依,仿佛在述说着……

    只愿君心似我心。

    定不负相思意。